第一章:传说中的穿越

作者:陌颜祭月 | 发布时间:2016-01-23 17:58 |字数:2596

    No.1

    漆黑的夜晚,微风徐徐吹过却止不住美人汗流浃背。抬手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这大热天的,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船只出现!各就各位,嫌犯一下船便立刻实施抓捕!”耳机里传来了队长那兴奋的声音,所有人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准备行动。

    看着海面上那隐约亮起的光线在逐渐靠近,虞月瑶咽了口口水,这是她从警校毕业加入重案组之后第一次接触大案。开玩笑,那可是一船的海洛因啊!!这个案子上头重视的紧,要是成功了不不不,是一定成功之后,她可就是重案组光辉事迹记录簿上的其中一员了。耳机里传来了信号干扰的声音乱了心绪,本来就紧张现在更郁闷了。干脆拔了耳机,看着人从船上下来再看到队长举起的手动了动,立刻提着枪冲了上去。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还不快点缴械投降!”老梗的台词,虞月瑶跟着她那一组的成员一起举枪指着那些个纷纷掏出枪的毒贩子。

    “这是邵哥的货,被扣了我们就死定了!”

    “既然横竖都是死,不如我们杀出去!”

    “阿衡,开船!

    毒贩子们交头接耳,很快一场枪战便展开了。虞月瑶看着船慢慢开走,真糟糕,那一船的海洛因只要有一包哪怕是一颗落地便可以破案了可惜现在啥都没有了,她不能就这么看着自己第一次的心血付之东流。一边鄙视队长下的那没有头脑的命令,一边朝船的位置冲去。

    “滚开!挡老子路的人都得死!”虞月瑶一脚踹开眼前的人,她要保留战斗力不能轻易开枪。船在逐渐驶出港湾,就连狙击手也没了办法。

    “他奶奶的。”疏忽了身后的子弹,虞月瑶低头看了看自己正在淌血的手臂,一咬牙,用力一跳抓住了船边的护栏。这一下撞得不轻啊,疼的虞月瑶是龇牙咧嘴的。

    “别动!把船开回去不然老子一枪把你脑袋爆了!”爬上船后,很轻松找到了驾驶室。枪,冰冷地抵在了那人的后脑勺处,也因为这一下,案子成功侦破。

    “月瑶啊,你不愧是你们那一届的一枝花啊。才貌双全!”队长毫不吝啬地夸奖着虞月瑶。

    “谢了,能帮我叫120不?”虞月瑶扶着手,笑的甚是勉强。

    “已经叫了,你再等等吧!”

    “啊?”虞月瑶差点没晕过去。

    “小姐!!!!!!!”

    几十部黑色宝马忽然停在了港口边儿,把虞月瑶层层包围。车里面冲出一堆人,还朝虞月瑶恭敬地鞠了个躬。

    “我草儿,喂!!我还有伤啊你们轻点!!!”虞月瑶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抬走,黑车消失,重案组队长嘴角直抽抽,在风中凌乱。

    豪华的大宅内,两鬓斑白的老者徘徊在门外,周围站着的佣人保镖没一个敢说话。气氛就跟掉到冰库里似的。

    “老爷,小姐醒了!”穿着白大褂的私人医生打开了房门。

    “瑶儿!”老者立刻冲进了房。

    “爷爷”虞月瑶由于受伤加上被人强行带走导致失血过多晕了一天,醒来之后已经是第二天的夕阳西下了,看着自己爷爷熟悉的脸庞,只剩下叹气了。

    “瑶儿啊,爷爷跟你说过了不要去当警察你怎么就不听!!好好的千金小姐你不做你偏偏要去受苦,你爸妈离开得早,爷爷就剩下你一个亲人了,你怎么就不听话啊!你要是有事,爷爷怎么办?赛莱斯怎么办?”老者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没错,虞月瑶虞大小姐并不是什么小警察,而是赛莱斯集团的千金大小姐,父母空难双双离开,是爷爷一手带大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是却从小得了一副男孩子般的性格,喜欢舞枪弄剑,自然也就走上警察这条路了。

    “爷爷啊!你尊重一下我的选择好不好!我不就受了个轻伤你嚷嚷地跟我死了似的。”虞月瑶没好气地撇开脑袋。

    “做警察就是徘徊在生死线上,你这次伤在手臂,难保下次伤在哪儿!爷爷知道你喜欢这一行也知道你在警校成绩优秀可是这职业太危险,你没必要屈尊降贵!”

    “现在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那么迂腐!什么屈尊降贵?做警察维护社会治安这是美差!比坐在办公室里吩咐别人干事儿好得多!”虞月瑶自然不甘示弱。

    “你!!好!我不逼你可以,但是你立刻给我嫁人!爷爷年纪大了,需要继承人!”老者忍下气来,起身死死看着虞月瑶。

    “嫁人?!一时间我上哪儿找老公啊?!”虞月瑶一惊。

    “人选我有了,环世国际的公子。人定情信物都准备好了,你这几天给我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准去,乖乖准备嫁人。”老者把那个所谓定情信物丢到床上后便转身离开。

    “呀!你个老不死的都给老子安排好了还来猫哭耗子!!不过这玩意儿挺漂亮的…”虞月瑶不满地大吼可是门已经无情地关上了。看着那定情信物,是类似于手镯的玩意儿,戴在手腕上还有几条银色链子连接到手指上,顶端的戒指刚好套在五根手指上。落在手背上的那颗宝蓝色的宝石此时黯淡无光,不在意地耸耸肩,哎,那个什么鸟国际的公子,到底是谁啊?!

    半夜,时间在滴答滴答地溜走,虞月瑶在静悄悄地溜走。

    “想关我?!下辈子吧!”在警校的时候,翻山越岭这样的事儿虞月瑶哪一件没做过。所以逃跑对她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儿。开了自己的私人小跑便是直冲出家门,还不忘对大宅回眸…一鬼脸。

    “痛,好痛。心受伤的太多太多。Ohmyhoneyhoneybaby,告诉我该怎么办”

    开了天窗,风尘扑面。音响里传出优美的女声,带着十分婉转的悲哀,流淌进了虞月瑶的耳里。路灯昏暗,照耀谁的之影成双。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行驶,越走,越僻静。不远处的湖泊,荡漾出一湾涟漪。

    “哇塞。”虞月瑶坐在车里,远处景色美不胜收。这是什么地方?她很好奇,于是便想下车到处寻望。但是,悲剧就在此刻发生。车门失灵了?怎么打不开?虞月瑶奋力地拉着可是就是打不开。

    “妈的,去死吧!”一脚踹向车底,虞月瑶决定爬出去。反正天窗开了,抬头之际,看到了那一轮圆月,感叹还不到中秋就能看到这么大的满月,双手一撑刚想起身就被一道车光所惊。

    “喂喂!你啊!!!”虞月瑶看到不远处一部车飞速行来,立刻坐好踩起油门,但是车子还没发动就已经被猛烈一撞。虞月瑶只觉得自己似乎灵魂抽离了一般,然后便是浑身一凉,呼吸困难。

    两辆车相撞发出剧烈的响声,然后纷纷落入湖中。一道蓝光与月光清冷地相接,虞月瑶缓缓闭上了双眼。

    “瑶儿啊,我的瑶儿!你别吓娘啊!”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啊!”

    一屋子鬼哭狼嚎,吵的虞月瑶脑仁疼。浑身酸痛不说,咋睁开眼后还出现幻觉了虞月瑶眨巴了一下眼睛,朦胧逐渐清晰,眼前的站着好多人,都跟哭丧似的。还要个个穿的跟唱大戏一样,那头发怎么梳的?还有那么多花样在上面?

    “小姐醒了!”小丫头一惊呼,吓了虞月瑶一跳。年纪轻轻,嗓门挺大。

    “瑶儿!我的女儿!!你总算醒了,可把娘急坏了!”年纪稍大却风韵犹存的女人一把抱住了虞月瑶,又是一阵哭。

    “咳咳,你放开我!你谁啊?”

    虞月瑶调整好自己的语言功能,说出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